返回旧版
达示>资讯> 汽车之都抢位赛|“乱战”起 >
汽车之都抢位赛|“乱战”起

“汽车行业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”,这个说法近几年频繁出现,差不多已经成了业内共识。这场变局的导火索,正是新能源汽车。

新能源化最明显的标签是将电动化、网联化、智能化、共享化汇聚到一个“篮子里”,颠覆了传统燃油车的生产工艺和产业链条。显然,以新能源汽车企业为中心的汽车供应生态圈正在加速形成。不少城市盯上了这次机会,一旦在新能源汽车产业争夺中占取先机,将会极大地撬动地方经济。

汽车之都抢位赛|“乱战”起

图片来源:蔚来汽车

整车企业成为各城市争夺焦点中的焦点,如特斯拉、小米汽车等企业的落地都曾引来无数城市“折腰”。如果能够借到新能源汽车发展东风,这个汽车城市极有可能成为下一个中国版“底特律”。这其中,不乏有先行者,比如安徽合肥借助蔚来、大众(安徽),一举成为新能源汽车之都的强有力竞争者,挑战着传统汽车之城的地位。

以合肥为代表的“挑战者”出现,正在悄然改变中国汽车产业链现有格局。而此轮疫情对中国汽车产业链的重创,可能驱动主要汽车城市深度布局产业一体化,将进一步影响汽车产业链未来格局。

新能源发展“气势如虹”

我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发展,前期主要靠政策驱动。随着造车新势力和传统车企普遍入局,消费者认可度持续提高,新能源汽车市场拥有了前所未有的活力。

我国政策对新能源汽车发展的支持是持续且连贯的。中国自2009年开始实行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,次年开始面向私人市场。在政策支持下,从2013年到2021年,我国新能源汽车销量增长了200倍,达到352.1万辆。

而当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到一定程度和规模后,国家又不断提高补贴标准,并制定相应的补贴退坡政策、明确的发展目标,逐渐将新能源汽车发展的主导权过渡给市场。

从当前市场表现来看,新能源汽车私人消费市场已占绝对主导。今年1-4月,即使在疫情反复、芯片短缺、原材料上涨等多重不利因素影响下,我国新能源汽车市场销量仍然实现了1.1倍的高增长速度,累计销量155.6万辆,对比整体车市-12%的负增速,十分耀眼。

而另一面,现阶段的市场“主角”——燃油车的核心部件内燃机在关键技术上已经逐渐触及“天花板”。某大学汽车工程学院内燃机系主任黄瑜(化名)表示,目前市面在售的产品发动机热效率集中在38%-42%。他认为,内燃机热效率天花板在“50%”左右。这也是市面上的主流声音。

汽车之都抢位赛|“乱战”起

图片来源:北京奔驰

黄瑜预测,汽车行业在一段时间内,将是燃油车、混合动力、电动车(插电混合动力和纯电动)多元化路线并存,但是双方的市场份额占比将逐渐颠倒过来。事实也的确如此,今年4月,新能源乘用车市占率升至25%。《节能与新能源汽车技术路线图2.0》提到的2035年目标,节能汽车和新能源汽车年销量各占50%。

市场环境的变化倒逼汽车企业加速向新能源尤其是电动化转型。不同于燃油车更看重机械性能,新能源汽车最显著的特征是智能化、科技感。而打造这样一款车通常需要融合新材料、动力电池、自动驾驶、人工智能、大数据等多个领域的技术。这意味着,新能源汽车的产业链也需要集结上述相关领域的企业。

近年来,一大批与新能源汽车产业相关的新兴零部件企业顺势而起,诞生了宁德时代、赣锋锂业等明星企业。在电池领域,中国企业宁德时代等目前已经可与行业巨头松下、LG化学等比肩。新能源汽车相关企业的崛起,对现阶段以传统燃油车为核心的汽车产业链格局形成了很大冲击。

“GDP”的诱惑

打造汽车产业集群需要大量财力物力,且是个长期的过程。不过,面对丰厚的经济回报,地方政府很愿意提供强有力的优惠政策,吸引汽车相关企业尤其是细分领域的龙头企业入驻。

即便前出现过诸如赛麟汽车骗局这样的负面事件,但对不少城市而言,引进汽车企业的热情并没有降温太多。毕竟,能吸引一家有实力的汽车企业在当地投产,可以带来成千上万的就业岗位,且与之配套的产业链企业,不菲的财政收入,不断提升的城市影响力,也都可能随之而来。

汽车之都抢位赛|“乱战”起

永康市2018年和2020年纳税百强企业,图片来源:永康市官网

以众泰汽车为例,虽然在一众中国品牌汽车中业绩销量都不算太突出,但其在破产前曾是浙江永康市的龙头企业,目前仍是当地唯一一家纳税超10亿元的企业。2017年巅峰期,众泰汽车全年营收208亿元,而浙江永康当年GDP也才528亿元。

再看河北保定在长城汽车加持下,2021年GDP达到4088.7亿元,在河北省各城市中排名第五位。长城汽车2021年报披露,去年营业收入为1364.05亿元,同比增长32.04%。

汽车产业对当地城市GDP贡献度可见一斑。有分析师表示,“汽车产业涉及到就业和上下游产业链条,如果不是没有别的选择,一般当地政府并不愿意选择破产清算。”一般情况下,政府会帮助破产重组的车企寻找新投资人,如和众泰汽车同样遭遇的猎豹汽车,在长沙政府的牵头下,找到了吉利汽车接盘。如果后续经营情况有所改善,被吉利收编的猎豹汽车或许能再度成为当地GDP贡献大户。

汽车之都抢位赛|“乱战”起

图片来源:猎豹汽车

相比众泰等燃油车企业,新能源汽车产业涉及的产业链条更长更广,涵盖整车制造、汽车零部件、智能化、网联化等多个领域。像特斯拉、比亚迪以及宁德时代这类发展势头良好的新能源相关企业,选择在哪落地或建厂,一定程度上会影响一座城市的汽车产业布局深度。

形势变化起

有想法的城市已打响新能源汽车企业抢夺战。如国内电池龙头企业宁德时代当年选择总部地时,有数个省市参与争取,最终落地了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家乡—福建宁德。

宁德虽然没有整车项目,但借助宁德时代的吸引力,宁德引进了建设卓高、杉杉、厦钨、青美等80多家配套企业,形成了规模超千亿的锂电新能源产业集群。2021年,宁德GDP首次突破3000亿大关。

汽车之都抢位赛|“乱战”起

合肥市新桥智能电动汽车产业园规划鸟瞰图,图片来源:蔚来汽车

而安徽合肥通过引入蔚来中国总部声名鹊起,并靠投资赚来的钱打造了新桥智能电动汽车产业园区。据安徽网2月报道,在蔚来汽车拉动下,合肥2021年新能源汽车产业产值增长45.4%,产量首次突破10万辆大关达14.5万辆。盖世汽车研究院资深分析师表示,“智能化、电动化会驱动国内区域市场产业集群特色更加突出,比如类似合肥这类城市会崛起”。

合肥、宁德等地的崛起,正在对现有汽车产业链布局产生影响。除此外,疫情也带来了不确定因素。据盖世汽车研究院分析,此次疫情波及上海、吉林、广东等汽车工业产业聚集核心区域,2021年三个地区乘用车产量占据全国产量的28%。而且三地还聚集了大部分零部件头部企业,包括博世、采埃孚、大陆集团等。

上述分析师还表示,由于疫情影响、地缘经济影响,未来各个汽车集群城市将会实现产业布局一体化,规避供应链安全风险。

汽车之都抢位赛|“乱战”起

图片来源:特斯拉

疫情和电动化、智能化一样,或许将为更多城市提供发力汽车产业的机会,当然,与之相对应的是上海、吉林等传统汽车产业重地,则面临着“守擂”压力。目前来看,一些老牌汽车城市,如处于东北的吉林、沈阳等地在新能源大潮之下,略微有点落后,武汉、重庆等城市似乎有了要后来居上的架势。

不过,有业内人士认为,“这个格局还在变”,部分地方城市还在抢汽车产业布局的机会。新能源汽车产业势头正劲,而且考虑到“一般是零部件围绕车企跑”,万一某天,某地方城市争取到特斯拉新工厂的落地,或者是苹果汽车中国总部落地,那么很可能又是另一番形势了。以上内容转载自盖世汽车资讯,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如有侵仅请联系cs@way-s.cn删除,转载内容并不代表达示数据(www.daas-auto.com)立场。

在线咨询